国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清代是如何集中财权的,各省与朝廷之间有着怎样的财政支配权

文章作者:www.paulrstat.com发布时间:2019-10-24浏览次数:915

在清代的金融体系中,有两个术语,即“保持”和“开始”。保留是指那些将一部分财政资源留给正常办公室管理的省份,而离开的部分被送到中央家庭部。从清初到清末,这样的制度一直在实施。中央政府牢牢控制着地方政府的财政。

预订和出发是如何产生的?

在中国古代,中央与地方的财政分工从来没有一个完整的制度建设。大致在唐宪宗(806-820),形成了“高供给”(中央供给)、“低供给”(低预算)和“剩余状态”(留给各州),每一个比例为三分之一。这是已知的中央和地方政府间财政分配的最早例子。

这一分割比例与当时的形势和唐代天宝起义造成的分裂密切相关。与秦汉以来中央集权只注重满足中央政府的情况相比,这是不正常的。

宋元时期,虽然没有明确的财政资源划分,但财政收入首先要满足中央政府的需要。明清时期,封建政府的财政收入分为两类,一类是一起运输,另一类是留存。清代,中央与地方财政收入的分配并没有充分体现在“开始”与“保持”的比例关系上。因为众所周知,清朝的财政支出首先是军费,然后是政府工资。一部分军费开支由驻军所在地支出,一部分政府养老金在当地支出。因此,这个地方必须保持相当大的收入来满足这些资金的支出。

从清代各省的财政收支来看,有的是自给自足的,有的不是自给自足的,有的是自给自足的,有的是富足的。中央政府利用春秋两季的分配制度来调整各省的财政收入。从雍正三年开始,清政府规定每年春秋两季各省应将库存白银的实际库存数量发送给会计部门。春季库存将在2月20日前发送给该部,秋季库存将在8月20日前发送给该部。

根据这两个季节的库存,家庭部门掌握了每个省的实际金额的全部信息,并具体安排了每个省的费率分配。这样,对于那些财政上不能自给自足的省份,地方资金的组成不仅包括保留的资金,还包括其他省份和州协会分配的资金。这种协会的管理权在中央政府。

然而,离开和保留的比例反映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为控制来自地方所有土地的税收而进行的财政资源分配。因此,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间的税收分配在储备和运输之间的比例方面应该没有问题。

《赋税全书》建立的基本原则

清代新编《赋税全书》所确立的税收征管原则是以明朝万历年为样本的。当然,保留和离开的比例也是基于明朝的旧规则。然而,事实上,在清初,为了增加中央政府的军费开支和财政资源,大量的地方储蓄被削减。

地方储备的减少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地方经费的暂时增加,明朝后期被削减为辽的工资,这在顺治二年开始被确定为中央政府的永久收入。《清世祖实录》说:“内政部已经发表声明。因此,很明显,这三个费率提高了,采购订单也被宽限期删除了。但在这三种费率之内,原有的非穷尽式民间,有供削扣的驿站、宾兴和官员柴火马、工长食粮,适当数量留派征收。目的是:仍然发送接收”。该分发将直接发送到会计部门。

第二,连续发布命令削减留在当地的资金,并采取了一系列削减措施。清朝的记录粗略而笼统。例如,顺治四月四日,“户部没有足够的钱和食物,会议是按照法令举行的。在江宁、杭州、Xi和汉中,满汉军队驻扎在满洲。除了定期供应饲料和口粮之外,每年还应该切割更多的大米和石头。省长、省长家庭口粮应削减;州、县修理检验法院应当规定人员等事项。每个州和县都应该削减房屋建筑工人的工资。州县准备老板王朔行香纸烛银应切."

顺治十三年九月,新圩、王陈达会议等遵纪守法会议上,为了国家的利益,全省每年应停止保有共计753,634两银子。清朝初期,中央政府削减并保留了交通费用,主要是从顺治九年到康熙十七年。其中,顺治九年、十三年、十四年、康熙七年、十四年、十五年和十七年扣款最多。

所有切割和扣留的具体案例,无论是半切割还是全切割,除了一些在康熙二十年修复的物品外,大部分物品都被切割掉了。例如,杂费供应161.56两银子,72两官书,31.52两教学工资,49.65两溪乐一豆,20两红心纸,油和蜡烛,以及许多其他项目都被削减。

据《清史稿食货志》记载,顺治九年间,全国各省只存了300多万两,而当地居民的税收总额达2126万两,只占当地居民税收的15%,实在少得可怜。

从剩余的割据时间来看,这是清初的统一战争时期。当时,该国正面临财政困难,其军事供应十分紧迫。保留和扣减直接服务于中央政府增加军费的主要目的。从要扣除的项目来看,主要有地方行政费用、地方官员的福利费用以及工资和养老金数额。当然,它也包括一些冗余。

康熙二十年统一战争结束后,这种战时军费开支的保留和扣除部分恢复,保留的税收总额比例也开始上升。然而,留存额和扣除额之间仍有很大差距。自清朝进入和平时期以来,这种情况一直存在,使得离开和保留的比例保持了严重的不平衡。

据学者研究,明朝万历年间,国家总储备约占全国总收入的42%,而清干龙时期,国家总储备仅占全国货币和粮食总收入的21%左右。可见,清代中央政府坚持税收的集中分配。

在花费公共资金的金融改革之后,保留和离开发生了变化。

雍正二年,清政府实施了一项渴望回归公众的金融改革。这是自清初以来提高储运比的重要一步。清朝初期,军费开支非常大,地方政府保留了军费开支,并将其交还给中央政府。当地政府最初的支出很紧。由于中央政府由于缺乏经费而没有考虑到地方政府,而地方官员由于缺乏经费而不能不担任董事,他们不得不寻找其他方式筹集资金。

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方法是地方政府在征收积极税时征收“消防消费”。这种火灾消耗由当地官员控制,填补了运输后形成的部分资金缺口。这种行为直到雍正元年山西省省长诺敏奏完请愿书后,才被纳入中央政府的管理范围。

至于地方资金,公共资金的损失是为了弥补地方公共资金和官方工资的不足。因此,家庭部门建立了一个筹集诚实资金的制度,这样地方官员就不会在获得更丰厚的收入和办公经费的前提下向老百姓勒索太多的钱。这种嫉妒的重组和廉政制度的建立,可以说是清政府对保留和扣减的一种调整和补救。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税收征管的加强,中央政府在分配和支出方面再次与地方当局接触。例如,农业部和大米银行的支出就说明了这一点。

清朝初期,各省都有向中央各部送一些指定的特产以供供应的习俗。顺治十年,清廷下令将实物的这一部分兑换成白银。这样,各省将根据各地经户部批准的实际报价上缴白银,使部门内部原本支付的部门费用无法维持生计,只能由消费者来弥补。

例如,在道光的第二年,安徽省成立了劳动部来处理10万斤棕色头发。由于该部的价格不够,劳动部支付了5200多两银子,劳动部支付了2400两银子购买食品,劳动部支付了3600多两银子购买水和脚。总共花了11,200两银子。道光十四年,安徽省也花了多两银子,这表明政府还有大量的钱要花。

江苏和浙江省以其大量的粮食消费和羡慕而闻名。如何将嫉妒花在这一领域可以更好地解释清政府的政策意图。第五十七年甘龙、慈溪、金华等浙江省各县均占正供应量的5%。定海、汤溪和其他县羡慕不已,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钱给别人。我们知道,在浙江省,一些地区(嘉兴和湖州)征收粮食实物税,消耗他们所提供的粮食的40%,而另一些地区征收粮食和货币税,消耗5%。

在消费和嫉妒控制方面,高粮食消费和积极项目一起转移到首都,而低粮食消费和嫉妒被保留。可以看出,在嫉妒方面,中央地方政府的控制力与离开和保留所显示的相反。

其余的

离职率与保留率的不平衡不仅表现在税收上,还表现在嫉妒的支配上。这种税收分配关系导致了地方财政资源的薄弱,制约了地方政府的行政主动性,进一步影响了地方公用事业的建立和地方经济的发展。可以说,这是清代税收政策实施中的一种扭曲现象。

——